金蛊(12)诡异魂灵

西亚根本听不懂我的话,她也没有回答我。我那一句话吼出来之后,林子里又安静了下来。这种该死的寂静,让我全身每个毛孔里都充满了恐惧。
  ——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  一分钟过去了……两分钟过去了……
  我紧紧的握住马路的手,紧紧的抱住逹亚的身体。
  西亚还是没有声音,四周依旧黑暗,依旧安静。那个该死的‘鬼东西’似乎就这样消失在空气里。
  刚才的一阵紧张下来,我全身都被汗水湿透。一阵风穿过林子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才发觉手心里也全是汗水。
  风过之后,突然!一个冰冷的东西掉进了我的脖子里,紧紧贴在我脖子上。我觉得全身都像是跌进了冰窖,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安静,我终于忍不住“啊!”的大叫了一声,然后放开马路的手,一手把脖子上那个冰凉的东西抓了下来!
  握在手里一捏我才发觉,那个东西原来只是被风刮下来的一片树叶而已。过度的惊吓,让我现在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。
  西亚似乎听到了我的吼叫,马上在前面不远处又一次的喊了声我的名字。我轻轻回应了一句,接着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西亚终于到了!
  我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放下了一点,既然现在那个人都还没有出手,那么看来‘他’的确是走了。
  这时候外面已经隐隐有点光线透进了树林,马上就要天亮了!
  西亚从身上掏出一粒拇指尖大小的药丸喂到马路嘴里,一脸安慰的看了看我。我这也在看清楚,在马路的手背上,有一条大约两厘米长的伤口。伤口肿起老高,里面的皮肉已经变成了墨绿色翻了出来。
  显然西亚的药物还是很有效的,不一会马路就悠悠的醒转了过来。
  西亚见马路醒来,松了一口气在马路的胸口靠了靠然后两人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话。马路还有点虚弱的样子对我说道:“西亚说没事了,昨天晚上袭击我们的人是都刚部族的,对方派出了两个大祭司,不过都没西亚放出的‘蛊王’解决了!”
  我接着把我晚上遇到的那个“鬼魂”的事情对马路简要的说了一遍,马路听完马上对西亚说了几句。我看见西亚眉头紧锁,脸上带着一种疑惑的表情。接着她对我 说了句话,马路翻译道:“西亚说,你昨天晚上碰到的那个人,不可能是都刚部族的人!都刚部族里的人没有你说的那种蛊术!”
  我道:“不是都刚部族的人?那是什么鬼东西呢?”
  马路道:“西亚也不清楚。不过既然‘它’没有伤害我们,看来对我们是没有敌意的。”

  天亮之后,我继续背着逹亚,马路在西亚的搀扶下已经勉强能够行走。
  到了白天,我们倒没有再遇到什么袭击。
  不过西亚告诉我们,现今看来,都刚部族对我们手里的两只“蛊王”是势在必得。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。另外加上‘唔玛卡’那边的人肯定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踪,我们出来的时候杀掉了他们一个人,他们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  还有昨天晚上我遇到的那个怪异的‘鬼魂’虽然暂时看来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,但是谁也不知道‘它’到底想要干什么。所以西亚临时决定,今天出了树林,先不要急着去‘归山寨’。我们先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修养几天,等逹亚醒来和马路的伤好了之后再出发。
  在我们最早和马路来的时候,就知道出了林子大约二十公里处有一个叫做‘八里渠’的小镇。最后我们决定,晚上就到八里渠找个旅舍休息。
  大约晚上8点左右,我们终于出了林子,来到这个小镇上。由于我们都穿着苗族服饰,所以倒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力。
  走到小镇上,听着这边的来来往往的人说的终于是我能听懂的湖南方言,心里有种再世为人的恍惚。
在镇上找了一家叫做‘云来客栈’的旅舍,我们进去登记完毕准备上楼的时候,我突然有一种背后似乎被什么人盯着的感觉。
  回头一看,大街上人来人往丝毫没有异样。我心里却隐隐的多了一分阴霾。
  我和马路他们的房间就在隔壁。进了房间我把逹亚轻轻的放在床上,然后弄了点热水为她轻轻的擦了擦脸。
  按照西亚的说法,逹亚应该就在一两天内就可以醒来了。我看着双目紧闭,牙根紧咬的逹亚。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替她盖上了被子,然后悄悄的把篾片蛊放在了门后。
  刚才那种被人盯梢的感觉还在我心里,虽然现在到了镇上白天那些人不敢太明目张胆的出手,可是到了晚上,就谁也不敢保证了。
  临睡觉的时候,马路拿过来一个黑色罐子放在我们房间的桌子上:“这是西亚叫我拿过来的,放在这里可以保护你们。要是你们这边有什么事,西亚能随时感应到。”
  睡觉之前我在想,当初对达伊的保证是不能离开那个村子。可是现在我们带着西亚和逹亚都出来了,而且是达伊要求我们离开的,那么如此说来,那个承诺是不是就算无效了呢?
  摸摸自己的肚子,我不知道当初达伊对我和马路下的那个蛊是否还在。不过既然走出了这个村子,我相信总有一天,我会有办法回去的。
  带上逹亚,回到真正属于我的世界!
 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把这些日子来发生的事情想了一通,我也挡不住疲惫,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就打算睡去。
 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我又突然觉得黑暗中似乎有双眼睛,正在某个地方盯着自己!同时,我也听到桌子上马路拿过来的罐子里,发出了一些轻微的震动。
  我赶紧睁开眼睛,通过窗户外撒进来的些许星光,赫然发现,在自己的床边,昨天晚上的那个影子,正用‘他’那双空洞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我。
  就在我准备出声提醒隔壁的西亚他们的时候,却突然看到桌上的那个罐子里对着这个影子飞出一个东西,然后“突”的穿过这个影子的脑门,接着我的房门“嘭”的被撞开,西亚手里拿着一根漆黑的竹子冲了进来!
  那个影子被罐子里的东西穿过脑门,身影晃了晃突然转身看着西亚,嘴里说了句话:“停手!我对你们没有恶意!”
  我一听那个影子嘴里说的,居然是湘西一带的土话,心下奇怪之余,我也赶紧对西亚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动。让我没想到的是:西亚居然也听懂了!
  接着我看她脸色怪异的说了几句苗语,那个影子居然也用苗语和她对话起来。这时候马路也站在门口,听了西亚和那个影子的对话,脸色说不出的怪异。
  我见那个影子居然会说湘西土话,也不管是否打断西亚和‘他’的对话,开口问道:“你,你到底是谁?跟着我干什么?”
  那个影子身子没动,脖子却扭转一百八十度,转头望着我诡异的笑笑然后说道:“昨天晚上是和你开个玩笑,朋友,我并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!如果你们不介意,明天早上我会来找你们的!”
  他一说完,我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,就看见他的身影慢慢淡去,消失在了我面前。
  我一脸狐疑的看着马路,等待着他告诉我刚才西亚和这个怪人到底说了些什么。马路见怪人消失,走到我面前很轻松的笑笑道:“没事了,我们遇到一个茅山来的朋友,刚才看到的这个东西,是他炼出来的‘魂灵’。”
  茅山?魂灵?
  我脑子一阵短路,忽然觉得自己现在似乎真的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为什么在这偏僻的苗疆深处,那些只出现在传说中的东西一而再的出现在我面前?
  马路看出了我心里的疑惑,安慰我道:“有很多事情,是不能以科学来解释的,所以,就只好成了传说。传说虽然无法证明它是真的,却不是也没有办法证明它是假的么?”
  我想了想马路话里的意思,心里也想到:是啊,现在这个社会的确还有很多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。虽然无法解释,但是的确存在,就像科学虽然否定了人类有灵魂的存在,但是却无法考证人的思想到底是如何产生的不是么。
  再说,谁又一定能保证,现在科学能解释的东西,就一定是真实的呢?
  可是一个茅山道士,他来跟着我做什么?
  想起刚才西亚叫马路告诉我的话,苗疆和茅山之间,在几百年前本是各为一家,互不干涉。但是由于民国初期,苗疆出现巫师一脉,就和茅山的道术一脉成为了死敌。
 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解放后,政府方面视这些行为为封建迷信,大肆打压。才使得现今各山各派之间的斗争从明里转为暗地里的斗争。
  现在的茅山一派,由于以前的过度招摇,现在多数已经是一些打着茅山幌子的江湖神棍。而真正茅山道术的传人,早就在几十年前销声匿迹。想不到现在,居然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一个出来。
  看来我们现在对这个茅山道士,一定要多加提防。 《金蛊(12)诡异魂灵》由本APP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由 爱N次 作者: 发表,其版权均为 爱N次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爱N次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2019-05-25

刀切豆腐,不是刀硬,而是豆腐软;

2019-05-24

由于陈永杰(女)同学休学,宣告了04级会计系“吉祥三宝”时代的结束,崭新的“绝代双娇”时代即将展开,望大家相互转告!

2019-05-24

屎可忍,尿不可忍

2019-05-23

空白是白色的吗?

2019-05-23

如果你的工作,机器也可以做。那总有一天,你也要变成机器。

2019-05-23

水能载舟,亦能煮粥。

2019-05-20

自从明白了咬的真意后,终于知道了以前的女朋友为什么喜欢咬人!

2019-05-20

ATM机出故障恶意取款被判无期,那银行出错吞我钱算不算抢劫?

2019-05-19

夏天就是不好,穷的时候我连西北风都没得喝……

2019-05-18

捷克斯洛伐克 Jack!Slow!Fuck!

2019-05-18

Oh,My Google!

2019-05-15

我可是身经百战了,以前我那女友在床上比你不知道要淫荡到哪里去了,我跟她谈笑风生!你们女人啊,关键还是要想开点儿!

2019-05-14

处女和处男就好象木板和钉子:木板被钉了个窟窿就不是好板子了,而钉子钉过几个木板却不会有人在意……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,我一定要选择在唐朝,这样既不用学英语,也不用减肥~

2019-05-13

有钱男子汉,没钱汉子难!

2019-05-10

千呼万唤“屎“出来

2019-05-09

兄弟我先抛块砖,有玉的尽管砸过来。

2019-05-05

生活这条狗啊,追的我连从容撒泡尿的时间都没有!!!

2019-05-05

生命不息,睡觉不止

2019-05-04

为何我的眼中总饱含泪水?因为我装~13~装得深

2019-05-03

我以后生个儿子名字要叫“好帅”,那别人看到我就会说’好帅的爸爸

2019-05-02

这小伙子长得,把脸挡上跟个演员似的…

2019-05-02

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,但我还是愿意卖掉我一天的光阴换点金子来用用

2019-04-23

所谓‘人’,就是你在它上面再多加上任何一样东西那它就不再是‘人’了!

2019-04-18

我曾经是个天使,真的~在降临人世间时上帝慈祥地对我说:“去吧孩子,你是个为补考而生的男人……”维持生命在于运动,创造生命也在于运动,区别就是——床下床上。

2019-04-17

老天爷,您赶紧配副眼镜吧,别总是错看了那些深藏不露的卑鄙小人。

2019-04-15

一女子因胸小而嫁不出去,一日相亲对男人说:“我胸小,你嫌弃吗?”男人说:“有馒头大吗?”女子说有!洞房之夜,男人冲出洞房,跪地仰天长呼:“天啊,旺仔小馒头!”

2019-04-12

农夫三拳有点疼

2019-04-10

已经背对上帝因为我要面对你.

2019-04-09

女人就是麻烦,但男人就喜欢自找麻烦。。。。

2019-04-07

在猪圈里,你不必讲究人类的礼仪。

2019-04-04

地理老师:如果地球不转了,我们的世界将会如何?

2019-04-04

朋友对我说,如果明天世界末日,他就会去抢银行。我想,既然明天是世界末日了,那要很多钱做什么?

2019-04-01

爱是深深的喜欢,喜欢是淡淡的爱

2019-03-31

日咏佛经三百遍,金钱美女入帐来!

2019-03-30

提到伟人我就会想起马克思,提到才子我就会想起唐伯虎,提到英雄我就会想到董存瑞,提到笨蛋我就会想起...你!

2019-03-30

我不能给你幸福,但可以给你舒服!